龙腾app哪些送现金红包网

正文 第三十九章:第六日·帝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炽热的火。

    猩红的光。

    漫天的杀意。

    方天画戟在空中扬起,有些残碎的枪头在夜色中几近消失,两道华丽而繁复的红色枪刃划破夜空,成了最刺目的颜色。

    汹涌的火焰在那两道猩红划过的虚空中凭空而起,明明是无形之火,可在燃烧的瞬间却变成了有形之质,烈火在高空中飞扬汇聚,火光内敛,点点火花密集的拥挤在一起,起伏动荡。

    火变成了水。

    如同大河一样在虚空中奔腾咆哮,似是岩浆,似是火海,似是洪流。

    如同岩浆的火焰在空中笔直的蔓延,所过之处,山林瞬息化为齑粉,绿草瞬间变为荒漠。

    最暴烈的火焰变成了最柔弱的液体,毫无疑问,这又是燃火境的极尽!

    月空的身影冲破了上方全部由岩浆组成的大河。

    耀眼而妖异的红芒在一片火浪中劈碎了天地,带着无可抗拒的力量和杀意,纵横劈杀!

    纵横于虚空中的河流陡然暴动。

    炽热的火浪中开始出现丝丝缕缕的幽蓝,像是火光,又像是雷霆。

    方天画戟完全舒展,凌厉的音啸声从上而下,仿若要劈碎空间。

    月空的身影瞬间消失。

    空中只有几滴顺着他的白衣流淌下来的岩浆。

    无极宫绝学。

    晦暗突袭!

    狂暴的劈杀直接落在了空处。

    李天澜猛一挑眉,凌厉的杀意瞬息间冲天而起,杀意呼啸在整个河流上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层出不穷。

    犀利的锋芒弥漫四周整片空间,搅动不休。

    似戟影,似剑光,似刀罡。

    李天澜的身影在无量锋芒中消失,一步跨过了数十米的距离。

    刀锋划破空气的破裂声响起。

    两米多的方天画戟陡然一震,李天澜立于高空,四肢完全舒展,银色的大戟如同惊雷,在空中骤然耀起一道浑然天成的弧线。

    横扫!

    风雷双脉在体内完全绷紧,极致的力量和速度完美融合,与虚空中突然出现的刀光狠狠.碰撞在一起。

    黑夜中猛然传来一声金铁交鸣的巨响,巨大的力量相互交织,虚空陡然扩散成了一片肉眼可见的气浪,空间在崩碎,高空的那道火焰场合顷刻间炸裂,无数的雷光和火花从上而下,纷纷扬扬。

    月空怒极的咆哮声陡然间变得高昂起来。

    两人身体在气浪中不由自主后退的瞬间,他握住了手中的长刀,双手举过头顶。

    一瞬而已。

    月空手里的长刀凌空下劈。

    一道长达十丈的幽蓝色刀光直接劈向了李天澜。

    幽蓝色的光华相互缠绕,在空中发出噼啪的声响,这是一抹刀光,但却更像是一片雷霆!

    一刀劈出,月空的身影比之刚才陡然加快了数分,那把一米多的长刀被他双手紧握,雪亮的刀锋上,除了雷霆,还有一层诡异的绿芒!

    无极宫宫主天海无极是东岛最强的无敌境高手之一。

    天海无极出身于东岛最古老的武道势力疾风御剑流。

    疾风御剑流主修剑道,他们的剑,如今已经是黑暗世界公认的最凌厉,最狂暴的剑之一。

    疾风御剑流的武道求剑,讲究从一而终,即便是到了无敌境,也是求剑而不求域。

    身为无敌境,没有自己的域,那就只能破域,不然如何敢称无敌境?

    疾风御剑流武道的极尽,就是破域,我有一剑,即便是在无敌之域,也能锋芒惊世!

    这是不同于无敌境自身成域的另一条道路,北海王氏,轩辕台都是这条道路上的佼佼者,而且比疾风御剑流走的更远。

    天海无极虽然自创了无极宫,但他的武道理念却没有改变。

    他将剑换成了刀,但却依然没有域。

    他也走在破域的道路上。

    所以有了无极宫如今的绝学,有了月空如今的这一式的山崩地裂!

    山崩地裂!

    无极宫最强的绝学,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剑走偏锋的一式等同于是力量速度和意志的完美结合。

    独特的发力方式讲究的是最持续的爆发,一刀又一刀,最快,最猛,最迅捷,杀伤力最大!

    惨绿色的刀光在空中亮起的刹那,月空的身影猛然一闪。

    那一片幽蓝色的雷霆刀光还在前进。

    可月空的身影却已经跟刀光并驾齐驱。

    人与刀光。

    眨眼间就出现在了李天澜面前。

    或者说是出现在了方天画戟面前。

    呼啸,旋转。

    李天澜脸色没有丝毫变化,只有一双平静而深邃的眼睛在刀光的映衬中愈发璀璨。

    沉重凌厉的方天画戟在他手中猛然旋转。

    直刺。

    他依然没有动用任何的绝学。

    在遗忘。

    在遗忘!

    简单的直刺,极致的直刺。

    没人能够准确的形容李天澜此时的状态。

    那是一种无法用任何语言表达的强势和自信。

    他站在这里,就是无敌。

    无敌者无敌。

    坚不可摧,却又无物不破。

    他没有缺点,盛大而完美,如同黑夜中的光,如同晨曦中的黑暗,无处不在,与众不同。

    方天画戟在急促的震荡中穿过那片幽蓝色的刀光,雷霆在液态火焰的冲刷下瞬间爆碎。

    绚烂的光影带着凌厉的锋芒在李天澜和月空身边冲刷而过。

    光影缭乱。

    人皇与长刀撞击。

    惨绿和幽蓝交织,李天澜陡然间变得彻底狂暴!

    没有绝学,只有最直接,最霸道的进攻。

    人皇不到三米,可刹那之间却仿佛直达天际尽头,银色的大戟在空中疯狂呼啸,银色的大戟在空中骤然晃动出了无数的残影。

    残影归一后再次扩散。

    反反复复。

    震耳欲聋的声音如同惊雷一样在空中不停的响起。

    空中那条长达数百米的火焰长河已经完全沸腾,火浪滔天,逆空而上。

    李天澜和月空的身影却在坠落。

    不停的坠落。

    两人从天上打到地上,银色的大戟疯狂挥舞,速度越来越快,银色的残影在四面八方出现,银光之中,那道惨绿色的光影也越来越亮。

    不退!

    无论是李天澜还是月空,两人都已经竭尽全力的出手,不顾一切!

    “轰!”

    山林变成荒漠。

    荒漠在两人落地的瞬间,漫天金黄的沙粒扬起,早已沸腾的火河在巨大在激烈的战斗中完全失去了控制,整条河流从头到尾霎时间彻底崩碎。

    夜色下的荒漠中骤起暴雨。

    火雨!

    高热的岩浆肆无忌惮的从空中倾泻下来,飞流直下,绵密不绝。

    这种有人力凝聚的液态火焰完全是前所未见,不要说普通的精锐,就是飞羽和青山两位随时准备插手占据的惊雷境高手都手忙脚乱。

    火雨照亮了天空,密密麻麻。

    六号战区为数不多的精锐在火雨中挣扎惨叫,凄厉而绝望。

    月空仍然没有放弃。

    战斗到这一步,他内心震撼而惊悚,但更多的情绪,却还是坚持。

    李天澜很强。

    这种状态下的他强势到了不可理解的程度。

    身具风雷双脉,身具顶级传承的年轻天骄确实恐怖,但李天澜真实境界不过是半步燃火境,虽然看上去他好像是服用了什么药物强行将自己的境界拔高到了半步惊雷境,但药物提升的战斗力,完全无法跟自己晋级相比,甚至可以说是差距很大。

    月空自己是半步无敌境高手,现在对上这种状态的李天澜竟然会有种被压制的感觉,这简直不可思议,让他惊恐而迷惑。

    如果李天澜真正的境界到了半步惊雷境的话,那会多可怕?

    无敌之下无敌吗?

    刀光渐慢,绿芒渐淡。

    疼痛感逐渐在双手蔓延,蔓延到了胸口,然后是四肢。

    在呼吸不畅的瞬间,月空嘴角分明露出了一丝冷笑。

    山崩地裂。

    这一式绝学极为霸道,无论是杀伤力,还是发力方式都堪称惨烈,月空虽然身为半步无敌境的高手,但最多也只能持续发力不到半分钟,超过这个时间,他不是不能维持这种状态,但杀伤力会降低,身体也会逐渐损伤。

    不过他虽然逐渐不支,但李天澜的状态又能好到哪去?

    两日两夜的厮杀,六号战区几乎因他一人全军覆没,李天澜看似强盛,实际上却早已重伤,下一秒,下下秒,他也许就会倒下。

    月空没有不坚持下去的理由。

    他早已无路可退。

    付出了如此重大的代价,他的结局已经很明显了,拿不下李天澜,他就死,必须死。

    反之如果李天澜落在他手里,综合六号战区的损失,他即便不得大功,起码也无大过。

    所以...拿下他,不惜一切代价!

    月空的笑容缓缓收敛,唇齿轻动。

    一颗隐藏在他嘴巴里的药囊被他轻轻咬碎。

    些许的液体流进他的嘴巴,带着灼热的力量,顺着他的喉咙直接入腹。

    是甜的。

    他心想,就像是宫主亲手酿制的清酒。

    月空突然有些感谢北海王氏。

    对于整个东岛而言,北海王氏都是噩梦一样的势力,因为北海王氏占据了属于他们东岛的土地。

    这就像是一根刺一样,数百年来,数代天皇都因此死不瞑目。

    不要说那片被皇族占据了数百年,面积足足将近八万平方公里的大岛本就属于东岛,甚至就连北海行省的另一部分,但历史的某段时期也是东岛的领土。

    为了那片土地的归属权,东岛近百年来跟北海王氏交涉了无数次,而在不同的时期,他们得到的也不尽相同。

    很多时候他们得到的都是羞辱。

    但一些特殊时期,他们也得到了一些补偿。

    尽管那些补偿对于北海王氏来说是垃圾,可对于东岛来说,却很有价值。

    比如一些基因药物的配方。

    月空此时服用的便是东岛近年来跟北海王氏的交易成果之一,药剂代号‘爆发’,虽不知是第几代,但效果却毋庸置疑,可以最大限度的刺激人体潜能,暂时恢复巅峰时期的战斗力。

    虽然后遗症看起来有些严重,可这个时候,哪里是考虑哪些的时候?

    汁液甘甜,入腹如火。

    银色的人皇仿若封锁天地,每一次挥舞,都带着让人窒息的力量。

    横扫,竖劈,直刺,旋转,倒勾,翻滚,绞杀。

    持戟舞天风!

    方天画戟的每一种变化都被李天澜发挥到了极致,现在的他没有绝学,但一招一式,却全部都是绝学。

    强攻!

    抢攻。

    狂攻!

    银色的光芒近乎暴躁的闪动着,看起来全无章法,但银光的每一次闪烁,却都可以清晰的让人感受到那种充盈的近乎磅礴的战斗意志。

    那是真正无敌的意志。

    天生的战神!

    渐慢的刀光再次极致闪耀的刹那,月空脑海中划过了一个念头。

    惨绿色的光芒瞬间弥漫荒漠。

    黄沙,火焰,银芒,一瞬间完全消失。

    惨绿与幽蓝彻底弥漫一切。

    绿光之中,那道银光带着猩红的戟刃依旧飞舞。

    向前!

    李天澜向前。

    不顾一切!

    惨绿色的刀光化为漫天残影,一刀接一刀的落在方天画戟之上,迅猛,极速,如同排山倒海。

    李天澜的身影在颤动,但却依旧向前。

    人皇直刺,他的脚步不快不慢,但却没有任何人和事能够挡住他前进的方向。

    无物不破!

    坚决,平静,无畏。

    月空冷笑一声,漫天的刀光猛地一收,身影突兀的消散与虚空。

    只有刀刃划破虚空的声音不停的响起。

    刀光消失,人皇近似于静止的前刺,那一抹浓冽的火光照在李天澜的脸上。

    他紧紧抿着嘴唇,脸色惨白的像个死人。

    可人皇却依旧坚决。

    前刺变成横扫。

    附近所有的空气陡然间扭曲起来。

    方天画戟扫过虚空,一道苍茫浩瀚的剑意顿时狂暴的朝着四面八方扩散。

    剑意飞跃百米。

    狂沙飞扬,鲜血飘洒,剑气从荒漠越过山林,大量的巨树轰隆而动,最终爆碎。

    惨绿色的刀光在剑气掠过的第一时间出现,眨眼间便已经到了李天澜身前。

    那种速度...就像是...一闪...

    李天澜的身影同时也是一闪。

    影字诀。

    换位。

    换位。

    换位!

    李天澜的身影三次幻灭,他手中的方天画戟闪烁着银色的流光,月空只觉得眼前一花,李天澜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他身边。

    距离不过一米!

    那杆巨大的方天画戟已经在他手中消失。

    李天澜手中依旧有银光。

    一把银色的匕首?

    人皇刺!

    人皇的匕首形态。

    银光微微闪烁,月空看到了李天澜的眼睛。

    那双没有任何情绪的眼睛。

    他的内心突然有些发寒,头皮发麻。

    对于李天澜这种不以防御见长的强攻型人物来说,一旦使用匕首近身,随之而来的,势必是全力爆发几近石破天惊的一击!

    月空连考虑都没有考虑,浑身绷紧,全速后撤。

    那把银色的匕首已经在无声无息间扬起。

    划破风声,划破空气,悄无声息。

    月空似有错觉。

    匕首的刀光还在后方,可刀锋却已经到了月空胸前。

    月空已经提前后撤了半步。

    刀锋狠狠撕裂了他胸前的肌肤,鲜血飞扬。

    刀锋回斩。

    月空用尽全力的一扭身体。

    锋利的匕首狠狠捅进他的肩膀,随着李天澜手臂轻描淡写的滑动,月空的整条手臂,连同他手中那把已经出现了无数缺口的长刀同时向着地面坠落。

    月空的脸色瞬间扭曲到了极致,可却连惨叫都发不出来,或者说顾不上。

    跑!

    他转身,毫不迟疑的逃跑。

    只不过两人的距离实在太近。

    一进一退,距离虽然拉开了一点,但终究快不过人皇。

    精巧的匕首瞬间伸展,两米多涨的方天画戟直接刺进了月空的胸口。

    鲜血在断臂和胸前同时喷涌。

    月空下意识的睁大了眼睛,伸手死死握住了方天画戟的戟身。

    戟刃已经刺入胸膛,只差毫厘,便是心脏。

    月空死死的握着戟身,睁圆了眼睛,眼神中满是恐惧,也有哀求。

    他不想死。

    但必须死。

    李天澜单手紧握长戟,向前刺,向前走。

    他的速度越来越快,月空整个人的身体被他推动着飞速向后。

    李天澜的眼神宁静如昔。

    可荒漠上留下的脚印却越来越深。

    月空只能后退。

    前进变成了冲刺。

    李天澜死死握着人皇,笔直向前。

    冲过荒漠。

    进入山林。

    李天澜一路向前冲。

    人皇顶着月空的身体,一颗颗大树被月空的身体完全撞碎。

    树林轰隆而鸣。

    李天澜杀意坚决,月空也不曾放弃。

    从山林进入六号指挥部。

    进退之间,两人直接在战场划出一条长达数公里的笔直线路。

    月空依旧死死握着人皇,不让它向前,可眼神却已经越来越淡。

    “轰!”

    人皇顶着月空的身体撞碎了六号指挥部的铁门,紧接着撞碎了一面用来做掩体的假山。

    继续向前。

    两人一戟撞进了一栋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的青石房屋,从墙壁破入,又从另一侧墙壁冲出来。

    乱石飞舞,烟尘四散。

    浑身上下的骨骼几乎都被生生撞碎的月空终于无力抓住人皇,沉闷的声响中,人皇顶着月空的身体直接刺进了房屋后的一块巨大的青石中。

    月空的身体离地悬空,直接被钉在了青石上。

    鲜血流淌。

    李天澜紧紧握着人皇,手臂却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噗!”

    一口鲜血从他嘴里喷出来,紧接着,他全身上下都爆出了大片的血雾。

    李天澜眼前一阵恍惚,瞳孔开始扩散。

    轻微的脚步声在后方响起。

    踏过被撞碎的废墟,声音轻柔,但却丝毫没有掩饰的意思。

    李天澜握紧手中的人皇。

    与其说是握,到不如说是扶着。

    他转身,站直了身体。

    眼前的一切都在模糊,都在旋转。

    十多米外,一道人形的轮廓站在那,分不清是男是女,看不到是高是矮,一切都模糊了。

    他在看着他,却什么都看不清。

    他也在看着他,似乎也有很多不确定的地方。

    “哦,月空死了。”

    沉默了一会,他看了看被钉死在青石上的月空,轻声说了一句,语气平和,甚至有些淡雅。

    李天澜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起码知道了对方是个男人,而且听起来是个相对年轻的男人,他点点头,淡淡的应了一声:“是啊,死了。”

    “此人对我有用,可惜死了。”

    对面模糊的青年话语有些乏味。

    李天澜全力平复着自己体内翻江倒海的血液,没有说话。

    “月空死了,你活着也好。”

    年轻人似乎笑了笑,他的语气很认真:“我抓不到月空,那你跟我回去怎么样?”

    “回去?”

    李天澜问。

    “是啊。”

    年轻的青年说道:“你对我也有大用。原本按照计划,我不应该现在就出现的,但是我懒得等了,你早死一天,总比晚死一天要好。”

    李天澜挑了挑眉,他的气息已经极度虚弱,但整个人却随着挑眉的动作多了一丝说不出的潇洒狂傲:“你是?”

    “我是姜宏巍。”

    面前的青年笑道:“代号帝江。”

    ...

    (起晚了..一觉睡醒已经过了十二点了...时间比较充分,写个大章,不用分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